已经有很久没有在这里写过了,主要还是由于代理的不稳定,写点什么很容易,发出来不容易,一不小心就前功尽弃了。先在这里写着,到时候一定要记得复制下再发。
    上周末父亲来南京看我,顺便出席一个会议,我相信他来看我才是主要目的:)而我也得以乘机开了开荤——父亲来的这几天,几件事情是来南京以来第一次做的,比如第一次吃鲍鱼和河豚,第一次坐秦淮画舫,第一次走鼓楼地下立交和玄武湖隧道。太阳宫宾馆的日常生活和宿舍里的生活真是迥异。
    和父亲谈了许多,比如做人啊,比如前途啊,这次做出了一个比较男人的决定,不去安逸的上海电信,而是改去忙一些但或许能有所出息的srs2,毕竟上海电信的工作简单但是可能学不到什么,而且,年轻的时候,总得有点朝气,有点理想,不是么。
    工作之余,我带父亲在中山东路走了走,看了看,家里一切还好,期待下次能够在上海和父母相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