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,缘起    骑行杭州的缘起始于去年cycling版刚开版时,在郁闷的SARS期间看到孔雀和conis二位的杭州行,心向往之,从此有心效仿。自从今年买了车子以来,这个想法就渐渐形成了计划。终于等到五一长假,有了充足的时间,于是4月30日下午,冒着小雨,一个人背起背包骑上车子,出浦口,过大桥,穿南京,走东山,上了104国道,开始了这次杭州行。

这时候的我,想不到,这次骑行居然是我这辆爱车的绝唱。此是后话,暂且按下。

二,南京——溧阳

从浦口出来大约是下午2点,那天的雨比较脏,我到北堡时已经全身是泥点,不成人样了,也罢,从此可以不顾及自己的形象。骑出南京花了好久,东山那边没去过,找了一会路,好在没有走偏掉。出了东山后有几辆郊县车总在我身边出没,如东土线:到土桥;东周线:到周岗。一边想着“东土大唐”、“东周列国”等等的,一边骑过了淳化,上坊,土桥这些小镇,4点多进入句容境内,又过了不知道多少时候,句容城区就在我面前了。不过我选择了继续走104,绕过城市。以后每经过一个地方,也都这么做。
很快我看到了第一块指向杭州并带里程的路标:277公里,任重道远……
记得孔雀他们第一天是骑到宜兴的,路标标明到宜兴还有110公里,我也跃跃欲试…

在到溧阳的路上,有一段路有很多农民卖草莓,他们的草莓便宜且可口:)
傍晚到了天王镇,这里距离溧阳还有四十到五十公里,肚子饿了,停下来吃饭。饱餐了一顿,和老板吹了吹牛,问了问前面的路况,便继续上路了。
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,按说骑夜路是很不安全的,不过路很不错,我的视力也不错,路过的车偶尔给我照照明,因此一路安全。
不过骑着骑着雨就越来越大,而且体力也在不断下降,于是在快到溧阳的时候,终于决定停下来住宿。9:45左右,停在国道边一家汽车旅馆,20块钱住了一夜。在这个旅馆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形象,看不出一点人样来……稍微洗了一下就躺倒睡了,琢磨着第二天起个大早赶路。(叹息中,没能骑到宜兴)

三,汗水浸泡的劳动节

睁眼一看已经7点了,唉!赶快收拾收拾,近8点的时候继续赶路。一个多小时后到达宜兴,照例和它擦肩而过,期待能尽早进入浙江省。
路过一些小镇的时候,发现路边全是卖陶器的商店,毕竟宜兴是陶器之乡,或许这里卖的会很便宜吧。不过我没有停下来,我仅仅揣了一百元就出来了,另外带了张折子(后来发现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,存折只能在本地提款,汗……),因此必须把钱省下来。

宜兴到长兴之间的距离也是蛮长的,大概70公里的样子。在上午11点左右的时候来到了江浙交界处,在这里,盘了一小段山路后,发现烟波浩淼的太湖就在我的左手边!我不能不停下来临湖而望,此时微风徐来,水波稍兴,远处水天相接处雾蒙蒙的,确实很壮阔很美!流连了一阵,又上了车,下了坡就进入了浙江。
进入浙江以后的事情就比较郁闷了,浙江境内的国道路况一下子差了下来,和江苏境内的不可同日而语,我的公路车马上很不适应,速度降了下来,伴随着不间断的颠簸,我的体力终于在经过一上午的骑行和近一个小时的颠簸后告急。停下来看了看地图,决定到夹浦镇吃饭。提起精神骑到了夹浦,发现这里比以前路过的一些江苏的镇子差远了,没有超市也没有几家饭馆,我在镇子里串来串去,总算找到了一家小吃铺,炒了个菜,吃了两碗米饭,补充了水分,但此时倦意又向我袭来,就又在饭桌上趴了半个小时。那个铺子的茶水很好喝,我灌了一瓶,此时是下午1点,继续上路。
从夹浦出来很快过了长兴,刚上杭长路的时候发现路况不错,很高兴,以为终于可以摆脱糟糕的路面了,但事实给我以无情的打击,很快我发现,长兴到湖州这段路比我刚才所走过的还要差很多,而且一半路面在修,另外一半的路面四处分布着大坑小坑大沟小沟大石子小石子:分布是不均匀的,但是是稠密的,随机的且很难躲避的,这20余公里的骑行简直是一种酷刑,对我和我的车子来说都是如此。从这时开始我对浙江的印象极度败坏……
到湖州时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,看了眼路标,到杭州还有83公里,路况好了一些,于是抖擞抖擞精神就又上路了。这里还有个岔路是通往安吉的,那里有我一直向往的竹海。不过受时间的约束,我没敢动摇,继续走。
下一个,也是途经的最后一个县市是德清县,位于湖州与杭州的中点,我鼓足力气骑着,数着路过的里程碑,计算着剩下的距离。这时瓶里的水逐渐地见了底,就要断水了,危险!这样一想,不得不加快了速度,在接近6点的时候进入了德清县城。
在这里进行了进杭州前最后一次补给,吃饱喝足:吃面包,喝激活——之后,趁天还没黑,匆匆上路。距离杭州45公里。很快天就黑了,又开始走一段山路,反正昨天晚上也摸黑骑过了,今天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,不过这次的路况又有些差,比昨天更危险一些。

距杭州还有30公里时,路好了起来,于是开始向杭州最后的冲刺。
这一路基本没有什么危险,偶尔还有路灯,当然也经过了一处修路的工地。终于,杭州的灯火向我招手了,莫干山路的路标告诉我,杭州到了!终于!
在城里稍稍转了转,9:30抵达杭州商学院投靠同学,在男生宿舍住了下来。由于我没有事先告诉那同学我使用的交通工具,我的到来和我的形象都让她大吃一惊。
稍微收拾了一下,在杭州商学院那堪和鼓楼的宿舍媲美的宿舍倒头就睡,心想:这个劳动节过的,很有意义的说……
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