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文字首发于二战军事基地(www.w2war.com)中国战场版,一个最近时常去的网站。记录我九、十月的一些出行经历。 上部:九月上海行 上海由于离南京近,去的多了,也没什么玩兴。但由于朋友的挽留多呆了两天,于是得空去了几个地方。其一,位于宝山的淞沪抗战纪念馆。该馆位于长江之滨,曾为日军登陆地点之一,也是姚子青营全体殉国之处。纪念馆在滨江公园内,免费的,走过湖泊、亭台、水榭以及宝山古城墙,就是这座纪念馆了。站在纪念馆面前,其设计风格竟有似曾相识之感:和南京的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有神似之处。 刚走进馆内参观时我因为误会而颇为失望:刚进去是一个小展厅,里面只有一·二八抗战和共产党领导的上海周边游击战争的介绍,以及几件不多的抗战遗物,八·一三抗战一栏居然只有一台没有打开的电视机!眼前所见让我很失望:难道到了今天还要如此抹杀国民党军的抗战历史?好在我很快就发现了这只是误会:楼上楼下还有展厅,而楼下的才是主展厅。主展厅里的陈列让我打消了刚才的疑虑,共产党并没有忘记曾经浴血奋战三个月的我爱国将士,而且,也没有忘记那个腥风血雨的岁月中,那些生前身后都默默无闻,却在国难当头的年代,毅然奉献了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来反击侵略的普通人。比如一家租界药房,身处非交战区,却毅然做起了抗战救亡的事业,虽然或许微不足道:拯救伤员,宣传抗战。凶残的日寇竟然将他们捕去残杀了。其实,他们和战场上奋勇搏杀的将士们一样值得我们尊敬和铭记。 有一个展厅是专门用于介绍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游击战,在正面战场失利的时候,人民战争的力量确实是令人惊叹的。在上海郊区,青浦、崇明、松江、南汇……到处都有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的身影,他们也给了日寇相当沉重的打击,也招致过日军的报复。在另一个专门讲述日寇暴行的展厅,我看到了不少自从一·二八淞沪抗战以来日军的屠杀暴行,如宝山罗泾的大屠杀,就造成了上千无辜平民遇难。但是,把日寇屠杀归咎于人民战争,甚至由此得出人民战争要不得的理论,我认为是荒谬的。日寇的暴行是一贯的,从一·二八开始,血案就连篇累牍,不奋起反抗而接受奴役,才正中了日寇的下怀,而陷入人民战争的日寇,则只能重复捣乱,失败,再捣乱,再失败,直至灭亡的规律了。抗战胜利前上海周围一片红,甚至新四军打算抢先接受上海的历史事实,充分证明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力量。 参观完毕登上纪念塔,远眺长江。上海的长江宽得望不到对面的崇明,如今已没有了列强的炮舰,而只有繁忙的货轮。江边有我军的一处军事禁区,看守着不远的吴淞口,应能告慰战死在这里的陈化成,姚子青等民族英烈。陈化成的纪念馆也在滨江公园里,陈列简单而不失庄重,当年鸦片战争中留下的铁炮仍在,时刻警醒后人,其若泉下有知,应当可以含笑安眠了。 这次还去了四行仓库。上次在晋元路光复路口看到的四行仓库只是一部分,其实当年谢晋元率部坚守的四行仓库大楼位于西藏路光复路口。如今苏州河依然流过,不过四行仓库大楼已经没有了当年战火的痕迹,主要部分也被用于其它用途,只有七楼还有一间小房间,被辟为四行仓库史料陈列室,那抗日英雄谢团长的半身塑像就在那里,以及默默展示的少有人参观的史料。 以上两处纪念地都不收门票,前者可以在上海火车站坐宝杨路码头专线到宝山再过去,后者最近的公交不清楚,反正我是从上海火车站步行过去的。去上海的人如果转完南京路,可以沿西藏路走过来,过了苏州河就到了。 下部,国庆海安行 海安之行是拜同学邀请所赐,就到火车站买了一张临客,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赶去坐火车了。这个县城不远,不到3个小时就到了:这也要托刚通到南通的宁启铁路所赐。去之前对这里是毫无了解的,只是从地图上知道有这么个地方,过去之后发现,其实小县城里不一定没有值得一看的东西。 首先去海安县城的博物馆,即便是十一长假,也没有什么人参观。五块钱就买了两个人的门票进去了。这里原是新四军一个党外朋友的故居,他叫韩国钧,号紫石,可以称他为开明士绅吧。新四军在这里活动的时候,他和陈毅等人保持了良好的关系,并且为新四军的发展做出了贡献,据说他的贡献开创了苏中地区抗日战争的新局面。只是海安县博物馆明显没有上海的抗战博物馆精明,提到抗战就只写黄桥决战,没有丝毫表现新四军和日伪的作战记录:)至于韩先生,后来日伪逼迫他出任伪职:许的官不低,江苏省长,他保持了民族气节拒绝答应,于是日伪迫害他,他忧愤而死。故居的保护是相当好的,当年韩家的老房子基本还是原貌,而且这里没人参观,在里面不论干什么也没人管,院子里还有只八哥,会讲很多话。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。 在海安去的另外一处大的纪念地,就是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了。参观内战纪念地总让人心里不是滋味,在得知门票要20还不打折的情况下我就更郁闷了,虽说我最后还是进去了。七战七捷的历史我想也没什么可细讲的,大家都很容易查到,和纪念馆里的讲述别无二致,只是多了些图片,多了些文物。在这里我看到粟裕、钟期光和张灵甫的拐杖放在一起陈列,还看到些指挥刀,军装,自动铅笔,台灯等粟裕的遗物,有的是湖南会同粟裕故居捐献给这里的,还聊能弥补些上次去怀化没能去看粟裕故居的遗憾。令人惊奇的是有些陈列文物的玻璃柜居然可以打开,让我颇有拿点什么带走的冲动,比如张灵甫的拐杖。不过虽然最终没有拿走任何东西,这独特的纪念馆足以让我印象深刻了,特别是票价。 国庆海安行所参观的景点,大致就这些了,其他时间在喝五粮液、抽中华、吃各种东西、打牌、转街等等事情中度过了。其实在十一人们都一窝蜂涌到知名城市或景区,特别是南京也被游客挤满的黄金长假,跑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(县城就好),反而容易有意料之外的发现:)